工地清晨的第一道光和第一碗汤

编辑日期:2017-12-22 09:25  来源:保神二标 阅读次数:  作者:钟锟杰
       2017年12月20号5点20分,我醒了。人有三急,我摸索着穿好了衣服,推开了宿舍的门。此刻的我睡意犹在,开门的那一刻却是真真切切的被刺激到了。天哪!山里的清晨是真冷。在张开上下眼皮的瞬间,一道柔和的光线映入眼帘。解决完“紧急事务”后,一个想法冒了出来,身为通讯员的我该干点什么了。我赶忙穿好厚厚的毛衣毛裤和我的羽绒服,轻轻地推开了门,这时我那可爱的舍友还在熟睡呢。

       我下了楼,下意识的来到洗漱台,想洗一把脸。连拧三个水龙头,都被冻住了。无奈,只得作罢。我又顺着这道柔和的光线,来到了保神第一大厨房(只有一个厨房),屋内热气笼罩,我在想,这是在做什么?脑袋还在思考中,却看见白色热气中一位穿工作服的人出现在了我的眼帘。我向前走进了一步。程师傅:“为啥会有这么多热气呀?我问道。“小钟呀,面被冻住了,这会正放在蒸箱蒸着呢,这热气是打开蒸箱冒出来的”程师傅答到。“您这是几点起的呀,今天又展现您哪手绝活呀?”我问道。“胡辣汤配油馍棒(另一种叫法是油条)”程师傅说道。

       我转身走到厨房的水龙头处,三个水龙头只有中间的一个水龙头还在淌着清水,我轻手轻脚的回到宿舍,在舍友还在甜睡中拿出了洗漱用品,下楼看见薛阿姨也来到了厨房。此时的程师傅正在热油锅。蒸箱里的面也被放在了案板上。“小伙子起来这么早呀”薛阿姨问道。“我这不是饿了吗,正等您的拿手好菜呢”我笑着回答道。“那等薛阿姨给你做油馍棒哈”,薛阿姨回答我说。说话间,薛阿姨娴熟的将面分开,摊铺成薄条状,刀切数道,薛阿姨手指飞快,两道合为一道,捏在拇指与食指之间,两臂一伸,面便这样跳跃着滑进了热油锅里。

       我看着出神,失声赞叹道:“薛阿姨,你这油馍棒做的好呀”有啥诀窍吗?这时程师傅把炸的黄澄澄、金灿灿的油馍棒递给了我,说道:“尝尝,小伙子”。咔哧,黄澄澄、金灿灿的油馍棒在我嘴里送掉了“性命”。“要想做出好的油馍棒就必须是当天做,然后每隔15分钟左右揉搓一次”。那您很早就起床啦?我张大了嘴,实在不敢相信,这东西原来这么讲究,15分钟就有人给它做一次“腰部拉伸”,想想这油馍棒也是舒服的很呀,可就是苦了给他按摩的人了,我在心里想。“四点钟起来揉的第一次面,天太冷了我就让你薛阿姨回去暖和会”程师傅说。说着还不忘了揉一揉冻红了的手。我摸了摸手机,打开QQ天气,此时手机显示-3℃!

       6点35分姚阿姨来了,将中午要做的丝瓜、白菜进行清洗,也帮着程师傅准备着7点一刻的大规模“招待”工作。此时的胡辣汤香气越来越浓厚,我当然不是第一次吃了,可是今天格外的想吃。或许是起的太早,又或许是天气太冷。我揉搓着同样冻红了的手,站在灶台旁小心的观察着。主配料:牛肉丁、木耳、黄花菜、豆筋、香菜、香葱等。好丰盛呀,那一瞬间我忘记了从4点忙活到现在的师傅们。

6点55分,高级电工吴师傅来到了厨房。我们彼此亲切的问好。只见他接过了由姚师傅盛给他的,第一碗刚从灶台端下来的胡辣汤。开心的走了。
7点00分,昨日辛苦了一天的同事们又向往常一样来到厨房“过早”。保神第一大厨房一如既往的迎来了它今天的第一批“客户”。